gys2 c8tr 9qlx 485u 73j3 1zfl njur rpxl so6k nj5d
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重生军嫂改造计划 > 第465章 不好办
  祁小雨原本觉得祁南是在宽慰她,但是听着祁南说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越是听下去,越是心惊。
  最后她整个人都颤抖了。
  怎么会有这么的事情呢?但是许多事情她果真是没有跟祁南说过,也说得毫无二致,难道是老天爷冥冥之中看不下去了帮了她?
  祁南松了一口气,只要祁小雨不用一直陷入自责之中就好。
  这是心魔,她不能眼睁睁看着,黄大贵的出现打乱她们的生活节奏,对付他们倒是并没有那么难,难的是不能让祁小雨进了死胡同。
  她不允许!
  所以即便这从来没有想过出口的秘密,她也说了出来。
  因为她很有把握,祁小雨无论如何都不会害了自己。
  “妈,所以你看,虽然那些年你一直不在我身边,却一直在陪着我,在我心里,咱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很多很多年,说不定前世,咱们就是母女。”祁南说道。
  “再也不要说你什么都没做的话了,咱们都没有做错,哪怕造化弄人,但是该心里难过的,也不是咱们。”祁南道。
  祁小雨扭过身,抱着祁南,盯着她看,眼泪又留了下来。
  女儿说得没错,不管她刚才说的有多么匪夷所思,她都是相信的,要不然怎么解释,祁南去找她的时候根本没有隔阂,瞬间那么熟悉,仿佛真的是在一起生活了许多年,如果真的是天意,上辈子也是母女,她何德何能有这样的造化。
  “妈真是没用,还要你来安慰我,你放心,妈想清楚了。”祁小雨暗暗下定决心,“之前那些事情,不愉快的咱们都忘掉,我怎么这么没用要还要你来开解。”
  祁小雨深吸一口气,揉揉祁南的头发,“小南你放心,这件事情,交给我来解决!”
  祁南笑着点点头。
  祁小雨之前只是关心则乱,只要想清楚了,就好办许多。
  这事情,其实说难也难,说容易也容易,只看怎么想。
  真的闹大起来,还真的是有些不好办。
  不过祁小雨一直心存愧疚觉得不能为她做什么,就交给她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  母女两人红着眼圈出来。
  “小雨你快来看,真的是太不要脸了!”郁华坐在沙发上,盯着电视屏幕瞧,一边朝祁南她们招手,注意力完全被电视吸引,完全没有发现她们的异常。
  叶明湛则是第一时间发现祁南的不对劲,赶紧过去抓着她的肩膀,仔细盯着看。
  祁南抬头,两人四目相对,祁南摇摇头,然后朝祁小雨那边方向努努嘴,表示并不要紧。
  叶明湛这才放松下来,抓着祁南的手臂也泄了力。
  郁华气哼哼地抓着祁小雨,“你快看,是不是马鞍村那边那的人,真的是一点余地都不留,那边刚去门口堵人,这边就上了电视,这哪里是来寻亲,肯定是有什么目的,这肯定打着舆论的旗号,想着逼迫你们认下,真是恶心死人了!”
  祁小雨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,她盯着屏幕片刻,说道:“果然是早就有准备的,之前还去找律师打听过了,还去医院咨询怎么亲子鉴定,先软后硬。”
  这些事情郁华还并不清楚,闻言也不像刚才那般轻松了,而是有些后怕,“这么说,这一步步的都是算计好的,要是我当时心一软,放她们进去之后,以后的事情还真的是不好说。”
  几人都沉默下来。
  电视里,主持人摁了摁自己的眼角,用略微有些哽咽的声音说道:“不管时代如何发展,不管世事如何变迁,唯一不变的,是流淌在我们血液之中的血脉亲情,这是我们一辈子温柔的牵绊,我们可以看出,黄爷爷这些年来一定是过得很不容易,这是大时代缩影下的一个美丽的误会,不管如何……”
  黄仁光一脸的盼望跟喜悦,不似作假。
  叶明湛紧紧抓着祁南的手,“小南,别担心,这事情我会处理。”
  看着他这么紧张,祁南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,“妈说她来处理。”
  小两口的对话,祁小雨自然也听到了,鉴定说道:“这事情,交给我吧,如果真的有什么需要的,再说。”
  作为母亲,她也应该尽自己的责任了。
  祁南浑身没骨头一般地瘫在沙发上,笑道:“我这人就是命好,想动手都不成,只好享福了。”
  电视里,黄大贵又是抹眼泪又是认错的,看着倒是情真意切。
  主持人的声音略微有些激动,“一个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,能够鼓起这样的勇气,实在是很不容易,一切都是因为以前的误会,想见孙女而不得,人间自有真情在……”
  也不知道别人看到这样的节目,是不是会跟着洒下热泪,至少在祁南几个听来,是无比刺耳的。
 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!
  之前一直没有怎么吭声的叶明湛,开口了,“妈,他们既然已经上了电视,又找到了咱们家的住处,现在虽然说是等祁南主动联系,但我估计也等不了多久,不可能没有后手,小南要是不出现,一定也会被公布出来,到时候就被动了,但是要真的出现,也不能直接去认下,不管如何,他们既然来了一定有自己的目的,我想着……”
  叶明湛说的这些不无道理,黄大贵既然上了这样的节目,光是栏目组,要找到她也不是多难的事情,何况信息那么明确,杨城也不是多大的地方,她的生活一定会被搅乱。
  如果她直接说不认,不是谁都能够知道哪些过往,难道要一遍又一遍跟别人解释,那些肮脏的事情吗?别人信不信倒是一回事,那些事情她也不想提起。
  以后会不会上升到赡养老人的高度,稍一不慎,还真的不好处理。
  叶明湛分析完,“知己知彼才好,我先找黄仁光问清楚目的,然后私下解决。”
  要将伤害降到最低,他们现在是投鼠忌器,总不能误伤到祁南。
  祁小雨定定说道:“他们豁的出去,你就算是找上去,自然也已经想到了,说不定也会被缠上,你放心,我自有打算。”